学校举行班级辩论赛,第一轮我班抽签的辩题是“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(反方)”,正方的辩题是“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”。

     我们班在平时举行过班级辩论赛,辩论选手很快就落实了,科代表告诉我辩题,辩手感到很棘手。辩题明显对反方不利。“……正义不是正义!”这不是混淆学生的价值判断,影响正确的价值观形成吗?不管怎么样,无法改变辩题,我们只有接受。“不利”是对我们思维、表达的考验。辩题涉及三个概念:“迟到”“正义”“(不是)正义”。“正义”和“不是正义”的“正义”当不是同一概念,也就是说,“正义”不同于“正义的”。我们的初步构想是,紧扣正义的两个特点,“价值性”和“时效性”。对方强调“价值性”,“我”用“时效性”应对。有时效性的价值才是有意义的。同时在界定“我”方概念时,要设计陷阱引诱对方出错。不管对方如何阐述,“我”方都能反驳。

      几个辩手还在犹豫、苦恼时,我草拟了一份反方辩题,供辩手参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(反方一辩)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

谢谢主席。各位辩友、老师、同学们,大家好。

我是反方一辩,我方的观点是“迟到的不是正义”。

从辩题来看,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。“迟到”应有时间节点。正义应当有其时效性,不能“迟到”,该“正义”时一定要正义,该出手时一定要出手。如果该正义时避让、躲避甚至逃避,还叫正义吗?正义,是指公正的、有利于人民的道理或行为,正义一定要弘扬真善美,传递正能量。

哲学家黑格尔曾有著名的论断:“存在的都是合理的”。判断的第一个依据是“价值”。有价值的存在才是合理的,合理的一定有价值。同样,正义也一定要有价值。没有价值的正义不叫正义。

判断的第二个标准是时效性。没有时效的就是没有价值的。路遇犯罪分子正在行凶杀人,正义的做法应是依靠自身或他人的力量及时制止,迫使犯罪分子终止犯罪。如果当时不及时制止,等犯罪分子杀人成功了再去谴责、治罪,这样迟到的“正义”还是正义吗?还有什么价值?没有价值的正义还叫正义吗?这不正验证了我方的观点“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”吗?在战场上,正义的炮火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节点摧毁敌方炮火设施,如果不能及时打击就会被对方反打击,被对方消灭了还有取胜的可能吗?李存葆《高山下的花环》中战士小北京因为他的肩扛式火箭炮打出去是印有“批林批孔”的臭弹、哑弹,无辜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失去生命的损失是无可挽回的。这是没有时效性带来的危害。不能在有效的时间进行有效的打击还有价值有意义吗?正如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吗?

我们每个同学都要面临的高考,高考之前的每次考试成功能代表高考就成功了吗?在真正高考时没有成功,还能称为高考成功吗?成功的高考一定在高考这个时限节点,否则都是“马后炮”——尽管马后炮威力无比具有很强的杀伤力,不是高考规定的时限取得的高考成绩,国家会承认吗?国家不承认的还有什么价值?!【高考替考,惩处了邪恶,伸张了“正义”,那些真正的受害者的损失呢?所以,那不叫“正义”,那是纠错。纠错是有价值的。】

对方观点是“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”,“也”意味着什么?“也是”也可能是“也不是”,已经包含了我方“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”的观点了。我方的观点很明确,不拖离带水,坚决,肯定,不是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。

也许对方会说拨乱反正、平反冤假错案,最终还是正义战胜邪恶,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。那当初动乱时、冤假错时的“正义”哪里去了?拨乱、平反的不是正义本身,是纠错。错误的事理、行为也是正义的?那我们岂不是要大力制造冤家错案这样的“正义”?

“正义”不同于“正义的”,“正义”是对“正义”本身的价值判断;“正义的”是对“正义”的主观价值判断,是对事理、行为的主观价值判断。对方辩友的“正义”是正义本身还是“正义的”呢?

不管是“正义”还是“正义的”,我方的观点都是“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”。

谢谢大家。

      在我的参与、指导下,辩手的信心大增,胜负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学生的思维真正碰撞了。